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民公仆

 
您好,周县长。

感谢周县长在百忙之中为我们基层老百姓服务,为我们基层老百姓答疑解惑。

今天在给您的来信中是想问问您低保的事情,顺便向您反映一些基层干部的问题;它们当中的某些村干部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口气坏,态度差,办事粗糙;首先说说低保,我不知道目前我们省市的农村低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取消了?还是重新调整了?

我记得村干部带着县农业局的委派下来名字叫做“姚瑶”的第一书记等一干人到我们家里(河南省唐河县祁仪乡寨桥村张西组,户主我爹----汪英明,我妈----刘志玉,八年前因病致残,至今走路一瘸一拐的像个不倒翁;还有一个满百岁坐着轮椅生活,且生活无法自理的奶奶----乔慧敏)来核实人均收入,适逢收麦晒麦的农忙季节,一干人模棱两可的态度,也没说清楚个所以然,仓促之间就让我爹把字签下,不久我家的低保就被取消了。

说是人均收入过了,不在低保人员行列。

后来一问,他们算的人均收入,除了五亩多耕地的收入,外面务工人员的收入之外,连国家给予我爹我妈的社保钱也算在人均收入里面去了,致使人均收入过高,低保取消。

原本我家,两个低保,后来调整变为一个,现在一个也没有了。我不知道这种计算人均收入的办法,周县长您听说过没有?

其实说这些是为什么呢?

一,是想要获取我们应得的国家补助,我实在难以想象,我家这样的家庭都无法得到补助,还有哪些人是应当去补助的?

二,我说这些,是让身在高位的领导能知道这些基层的情况,做到心里有数,更好的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并不是每一位国家培养出来的干部都是这样的不辨黑白,都是这样抱着葫芦不开瓢…

这是第一宗。其次还有一件事想跟周县长您做点汇报;就是作为军人(已故爷爷汪中鼎军衔:国民党孙元良部;16兵团41军112师上尉军需)遗孀的我奶奶----乔慧敏女士。已经百岁老人的奶奶目前是轮椅上生活,生活无法自理,作为独子的我父亲汪英明,去找大队会计陈国明,想要申请高龄补贴(听说国家有这个政策),大队会计陈国明对我同是六十多岁老人的父亲说:上面没有跟我们说,我们怎么替你办?

好吧。之后六十多岁的父亲又去到县老龄办找到某位姓严的负责人,姓严的干部说:你们村里都没有递申请材料过来,我们没法办;你还是回去吧,你怎么能越级反映问题呢?

真的。不光是我父亲,连我都觉得我奶活了一百岁是给党和人民抹黑了!

浪费了国家资源?

我不知道。我更加无法清楚这样的理解到底对不对?但看见顶着如此高温天气两头跑的年迈父亲,我只能这么以为。作为不断被歌颂的可爱的劳动人民,何时变成了被一些人踢来踢去的皮球呢?

我们倡导的中国梦呢?中国梦,是中国人在做梦么?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梦,我觉得实在是无趣到乏善可陈。那么,不梦也罢!

听说最近我们整个唐河县继高压扶贫以后,又进入到了高压环保的阶段。挺好的,然并卵,连基本的民生都搞不伸展的一些干部,谈环保,谈纠错,岂不是可笑至极?

并且,整个祁仪乡寨桥大队,去方圆几十里找找,有几个如我奶奶一样的百岁老人存在?可即便这样,一个高龄申请报批的材料都这么难搞!是还要开个党代表大会研究一下?还是再委派一些干部来一次实地调研?

再问!

作为世纪老人,军人遗孀的奶奶---乔慧敏,又得到过哪怕一星半点应该有的优待?

基层的干部如此的视而不见,其中是有什么猫腻?做事如此推诿,又是何居心?

我们可以容忍一个人有小缺点,有小错误,但不在服务人民的队伍里,怎样都行。

如果一个基层干部总是在欺上瞒下,是在给整个国家和人民抹黑,强烈建议剔出人民公仆的队伍。因为我们不需要一些作威作福的仆人存在!吃我们的,拿我们的,却还要剥削我们!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以上言论建议公开,盼尽快处理。感激不尽!
您好,周县长。

感谢周县长在百忙之中为我们基层老百姓服务,为我们基层老百姓答疑解惑。

今天在给您的来信中是想问问您低保的事情,顺便向您反映一些基层干部的问题;它们当中的某些村干部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口气坏,态度差,办事粗糙;首先说说低保,我不知道目前我们省市的农村低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取消了?还是重新调整了?

我记得村干部带着县农业局的委派下来名字叫做“姚瑶”的第一书记等一干人到我们家里(河南省唐河县祁仪乡寨桥村张西组,户主我爹----汪英明,我妈----刘志玉,八年前因病致残,至今走路一瘸一拐的像个不倒翁;还有一个满百岁坐着轮椅生活,且生活无法自理的奶奶----乔慧敏)来核实人均收入,适逢收麦晒麦的农忙季节,一干人模棱两可的态度,也没说清楚个所以然,仓促之间就让我爹把字签下,不久我家的低保就被取消了。

说是人均收入过了,不在低保人员行列。

后来一问,他们算的人均收入,除了五亩多耕地的收入,外面务工人员的收入之外,连国家给予我爹我妈的社保钱也算在人均收入里面去了,致使人均收入过高,低保取消。

原本我家,两个低保,后来调整变为一个,现在一个也没有了。我不知道这种计算人均收入的办法,周县长您听说过没有?

其实说这些是为什么呢?

一,是想要获取我们应得的国家补助,我实在难以想象,我家这样的家庭都无法得到补助,还有哪些人是应当去补助的?

二,我说这些,是让身在高位的领导能知道这些基层的情况,做到心里有数,更好的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并不是每一位国家培养出来的干部都是这样的不辨黑白,都是这样抱着葫芦不开瓢…

这是第一宗。其次还有一件事想跟周县长您做点汇报;就是作为军人(已故爷爷汪中鼎军衔:国民党孙元良部;16兵团41军112师上尉军需)遗孀的我奶奶----乔慧敏女士。已经百岁老人的奶奶目前是轮椅上生活,生活无法自理,作为独子的我父亲汪英明,去找大队会计陈国明,想要申请高龄补贴(听说国家有这个政策),大队会计陈国明对我同是六十多岁老人的父亲说:上面没有跟我们说,我们怎么替你办?

好吧。之后六十多岁的父亲又去到县老龄办找到某位姓严的负责人,姓严的干部说:你们村里都没有递申请材料过来,我们没法办;你还是回去吧,你怎么能越级反映问题呢?

真的。不光是我父亲,连我都觉得我奶活了一百岁是给党和人民抹黑了!

浪费了国家资源?

我不知道。我更加无法清楚这样的理解到底对不对?但看见顶着如此高温天气两头跑的年迈父亲,我只能这么以为。作为不断被歌颂的可爱的劳动人民,何时变成了被一些人踢来踢去的皮球呢?

我们倡导的中国梦呢?中国梦,是中国人在做梦么?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梦,我觉得实在是无趣到乏善可陈。那么,不梦也罢!

听说最近我们整个唐河县继高压扶贫以后,又进入到了高压环保的阶段。挺好的,然并卵,连基本的民生都搞不伸展的一些干部,谈环保,谈纠错,岂不是可笑至极?

并且,整个祁仪乡寨桥大队,去方圆几十里找找,有几个如我奶奶一样的百岁老人存在?可即便这样,一个高龄申请报批的材料都这么难搞!是还要开个党代表大会研究一下?还是再委派一些干部来一次实地调研?

再问!

作为世纪老人,军人遗孀的奶奶---乔慧敏,又得到过哪怕一星半点应该有的优待?

基层的干部如此的视而不见,其中是有什么猫腻?做事如此推诿,又是何居心?

我们可以容忍一个人有小缺点,有小错误,但不在服务人民的队伍里,怎样都行。

如果一个基层干部总是在欺上瞒下,是在给整个国家和人民抹黑,强烈建议剔出人民公仆的队伍。因为我们不需要一些作威作福的仆人存在!吃我们的,拿我们的,却还要剥削我们!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以上言论建议公开,盼尽快处理。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