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父爱如山

- 编辑:admin -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父爱如山

父爱无言,父爱无边。父爱像一座山,给我最坚实的依靠。

18号早上,刚醒来就有人提醒我发条说说吧!今天是一七年父亲节,可未及成字,泪已潸然……

多少与父亲共处的往昔涌上心头,有多少怀念也就有多少惆怅,父亲己离开我整整十年了,失去方知珍惜,子欲养而亲不待,


每到过我经营部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注意到在一个靠边的柜台里,置放着几个玻璃瓶与众不同,因为其它一样大的瓶子里装的都是普洱茶类样品,有写着千年古树,大白芽,滇红金玉螺,古树茶等,只有这几个瓶子里面是液态的。
里面不是飘着花果就是飘着灵芝,当归,玛卡,石斛花,玫瑰花,滇橄榄,酸木瓜等适合泡酒的药食同源的药材或者花花果果

 

很多人会不约而同的猜测,有爱好酒或有爱家里有可能有嗜酒之人。

 

家里二哥三哥确实喜欢饮酒,但因为离我千里之外,离得远很少来访,而经营部里的北地,婷婷和我都是那种闻着酒味就会醉的人,所以滴酒不敢沾的。

可每次碰到好的泡酒食材,我仍然是提不动脚,因为我的父亲是位除了每天爱饮茶,也喜欢喝酒,记忆里,每天父亲的百抖茶和二两小酒可以说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了,父亲好饮酒但有度,在我的记忆中只有过一次唯一的醉酒情形。

记得十多年前,有次我回家,无一例外的又是提两大桶小蒸精酿酒回家,大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妹你不要认为你这样做是对爸好,孝敬他,你这是在害他呀!

 

爸年纪大了,要尽量少喝酒才会多活几年,你天天给他喝酒,这是在害他尼。”

 

其实这个道理不是我不懂,因为家在农村,一星期才上次街,买东西很不方便。

 

 

所以每次回家前都会给爸妈打电话说我准备回家,问他需要什么我顺带回家,而嗜茶和酒如命的老父亲,若是知道我在普洱一带,就会问我方不方便带点茶,若是大理境内,就会说想喝那里的自烤酒,我对孝顺的理解,就是尽量的顺才叫孝。

虽然也不希望父亲因酒精重毒而早早离开,但每次劝父亲少喝点,他都会说:闺女,你爹我就这辈子就好这一小口,都六七十岁了,不是戒不掉,而是不想戒了,人一生要走过很多的路,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倍感人生之苦,喝茶,可以为生活平添几分舒心、清爽,而喝酒,微醉不仅可以使我们消除忧愁,舒筋和血……”

 

 

所以除了茶和酒,我真不知道其它什么东西能讨到父亲的欢心了。

我劝不了父亲少喝酒,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到一地,尽量托人打听一处酒坊,尽可能给父亲买纯粮食精酿酒,最终大哥一语成谶。

 

父亲病了,在七十三岁那年,烟酒过度诱发的气管炎,胸膜炎,当我知道消息赶回家时,曾经在我眼里高大槐梧的父亲,一天二十多小时咳喘不断的父亲,己瘦得皮包骨头,不再挺直的腰膀,似乎只要风一吹即可能风筝似的飞上天去的样子。

 

父亲一见我,满腹委屈的样子说:小平,你回来就好,你妈你哥都不让我喝酒,我这病呀!痛快喝两蛊消消炎即好了,可他们并不听,只信医生的都不让我沾酒……”

几年来我债务缠身,没法陪在父母身边,父亲爱抽烟,我就买烟给他,父亲喜欢喝酒,我就给他们买几瓶好酒来表达我对父母的亏欠,看着是孝敬,其实我是在拿父母的健康开玩笑。

 

他年龄已经不小了,身体大多虚弱,烟酒刺激只会让他们更虚弱。

 

多少自责涌动心头,我情愿继续头顶无片瓦挡风雨,也只希望用尽力量医好照顾好父亲。

 

要强的父亲,只要有一丁点力气,都是挣扎着自己走出来吃饭,自己上卫生间,尽量的不麻烦我们,特别是得知我们早看好日子要在6月中在景东盖房子,父亲便勒令大哥二哥不许管他,赶紧去给我亲自施工建房,不然他拒不去医院。

 

他还说,如果看不见我那一年入住新房子,他将会死不瞑目,所以大哥二哥只顺从父亲的心愿,扔下病危中的老父亲去了五百里外的景东给我盖房子。

 

总以为哥哥们去了,父亲可安心的住进医院里配合治疗,没想到父亲说什么都不愿意住院治疗,老说医院房子太闷了,只会加重病情,其实我明白父亲那点小心思,主要是担心病床贵不想花多我的钱;二是母亲又要在家帮三哥照顾两孩子,我一个人在医院看看守他也不方便,为让父亲心安少激动引发气喘,我又一次妥协了。

 

每天租车送父亲往返医院输液,这样的治疗肯定是大打折扣,可父亲不依,当时的我也确实是经济拮据馕中羞涩。

 

看着父亲一天天的衰弱却强撑着,我只能悄悄的抹眼泪,甚至在无人的时候濠淘大哭几次。我明白大爱的父亲,在生命的尽头,他不管不顾自己的安危,用心良苦地用这样的方式把最后的爱留给了他的小女儿。

在守护父亲的二十多天日子里,我深深体会到了眼看着自己最亲的人受到病痛的肆虐,而自己却无能无力帮他的锥心之痛。

而我那可敬的父亲,认为自己在世时日无多,再也不想花儿女的一分钱。

 

每天起来都用仅有的力气带骂或拒食逼我离开,母亲劝他,他却与母亲说:“我一把年纪了,这病又不轻,孩子以后路还长,总不能老拖垮孩子,我作为父亲,平儿最小,我却越来越没有能力给他什么,亏欠这孩子太多了,现在孩子在盖房安家,我想帮她,可要钱没钱要力没力,我唯一能做的是逼她回去做事,孩子负债累累,我尽量能做的事就是少花钱少费她点时间”。

老父病在床上躺着,用仅有的力气拒食拒服药强烈逼迫我离开,我只好叫回远在广东打工的三哥回来照顾父亲,父亲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叫三哥把他养了多年的两头毛驴卖了,三哥也说服不了父亲住院治疗,把买驴的一千四百多元钱交给母亲,要母亲转交给我替我还债,他用拒绝治疗和这样的方式把最后的爱留给了女儿,父爱无言却深如海重如山,那种感觉令我终生难忘,时刻震撼着我的灵魂也灼痛着我的心。

在我含悲忍泪离开父亲到孟连做事半月后,也就在我景东山里的房子盖好的第三天,
父亲走了。

 

因为他一再要求哥哥们不要惊动我,直到父亲走后半天,哥哥才打我电话,不敢与我讲实话,只说父亲让我回家。


我二话没说,扔下工作就往家里赶,等我到家,父亲已经入殓。

 

哥说父亲是被痛苦折磨离去的,可他去得很安祥,丝毫没留下那种痛苦和恐惧的表情。临走时对哥如释重负的说:“老大,你们几弟兄,孙男孙女儿都在,你妹妹的房子修好了,我要走了。”大哥还没顾上接话,父亲就这样平静的离开了。

父爱无言,父爱常以他独有的沉静,诠释着父爱的责任。

 

父爱越是深沉,越是含蓄。

 

 

你才会在某一瞬间,突然发现父爱的深重与伟岸时,却再也看不见他了……

我明白,我的老父亲在坚强的外表里面,藏着的其实一颗极温柔的心。他爱我,但从不溺爱,他用另一种的方式来爱我,却爱的那么深沉,那么的厚重、含蓄。时至今日,我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一种方式去描述父亲对我的爱,才比较准确;我只有在心里一遍遍的回忆,回忆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我承认,我没有冰心女士的温柔敦厚,含蓄蕴藉的妙笔,更没有朱自清先生“豪华落尽见真淳”的美的境界来描述父爱。

 

我才疏学浅,我更加找不出什么华丽的词来赞美我的父亲。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我的父亲并没有什么壮举,可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这份默默而又无处不在的温存,让我在每个父亲节里,在感动中、怀念中,流泪不止。

我不敢相信父亲永远的离我而去了,午夜梦回我总会出现时光推移的错觉。

 

“相思盼满月,月夜望清晖”

 

有人说生离死别的痛苦,会随时间的推移减退,而我对父亲的怀念却一定会与日俱增。

 

 

在我想表达对父亲的情感和怀念时,不得不常感到自已语言的贫乏,有一种说不清的遗憾!有满腹的心酸和痛苦郁积在胸,只要遇到父亲爱喝的茶和酒就会抑制不住占为己有的欲望,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失去老父后悲痛欲绝的心情得到一点宽慰。

昨夜,我梦见了父亲,他在我的梦中依然坐在家里那张老旧的四方桌上,还是那么硬朗的身板,母亲给炒的下酒菜——两个荷包蛋,在父亲的筷子舞动下飞进了我们兄妹的碗中,“你也吃点,别老惯孩子们……”还有母亲微嗔的声音,我正想舔一舔父亲递过来的酒香,耳边响起一首悲伤而又熟悉的歌:

 

“……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生活的苦涩有三分
您却持了十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
含泪在手机里扣完此文,窗外天已经大亮,小区里有一家人窗户中飘着关于“父亲”的歌,一曲接一曲:

那是我小时侯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等我长大后
山里孩子往外走
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
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为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
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
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
……
“子欲养而亲不在”。 有些事可以等,但是惟独对待父母的爱,孝敬父母是不能等的。趁我们的父母还健在,常回家看看他们吧。否则我们的事业再红火,挣的钱再多,但是等那时再回来看他们时,往往会让我们产生一些歉疚,有些事过去了是没法补偿的,这些也许会令我们一辈子不能释怀。

希望那些父母还健在的人们,找点时间常回家看看,经常买点父母喜欢的东西让他们尽情的享用,最大限度尽到做儿女的职责。不要待到“子欲养而亲不在”时空余恨。

父母都是佛派来爱我们的菩萨,他们一生无私付出,只要我们有一点点的回应,即使一个耐心的眼神,一句宽慰的言语,或者一点点礼品,都会让他们开心不已,回味无穷。
 
送父母礼物就送最贴心的,茶一般按斤卖,一斤500克,5、6克泡一大壶,一斤好茶五六百元,够一家子围桌品饮五十六泡,烟一条条卖,一条好烟也是三五百,一包烟拆开散一圈,半天就没了,一瓶好酒百十元,一顿饭吃完瓶子也空了,让父母又是心疼不己,而且烟酒伤身,最后引起的后遗症让我们悔不当初,而普洱茶是国际通认的健康饮品,
又因茶为国饮,是最健康的饮品;更因为茶是父母的最爱,便也成了我的最爱,所以,我许多顾客有过类似的经历。只要我知道是买了孝敬父母的茶,无例外的会多出一些惊喜。
因为乐善好施的父亲总是把最好的东西和茶,分享给每一个见到的有缘人,不懂事的我们很不解,即使是陌生人来了,父亲也会同样待之。

他说:你们长大了也会四海闯荡,说不定今天我留他人吃一攴饭,来日你遇到困难了会有人赠与一桌席,十年了,或许我父亲已经投胎转世,说不定他当我父亲时没有喝到的茶,这些分享出去的茶恰巧入了父亲的口也说不定。

 

父亲是位普通的农民,是天下千万父亲中的一人,天下父亲和我父亲对子女的爱一样真,衷心祝福天下的父亲,也希望天下子女都能明白父亲那深沉的爱。


以下链接是关于父亲最喜欢的茶的文章,记录着父亲与我,我与父亲的点点滴滴,分享给有缘人。

 

很多人会不约而同的猜测,有爱好酒或有爱家里有可能有嗜酒之人。

 

家里二哥三哥确实喜欢饮酒,但因为离我千里之外,离得远很少来访,而经营部里的北地,婷婷和我都是那种闻着酒味就会醉的人,所以滴酒不敢沾的。

可每次碰到好的泡酒食材,我仍然是提不动脚,因为我的父亲是位除了每天爱饮茶,也喜欢喝酒,记忆里,每天父亲的百抖茶和二两小酒可以说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了,父亲好饮酒但有度,在我的记忆中只有过一次唯一的醉酒情形。

记得十多年前,有次我回家,无一例外的又是提两大桶小蒸精酿酒回家,大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妹你不要认为你这样做是对爸好,孝敬他,你这是在害他呀!

 

爸年纪大了,要尽量少喝酒才会多活几年,你天天给他喝酒,这是在害他尼。”

 

其实这个道理不是我不懂,因为家在农村,一星期才上次街,买东西很不方便。

 

所以每次回家前都会给爸妈打电话说我准备回家,问他需要什么我顺带回家,而嗜茶和酒如命的老父亲,若是知道我在普洱一带,就会问我方不方便带点茶,若是大理境内,就会说想喝那里的自烤酒,我对孝顺的理解,就是尽量的顺才叫孝。